首页 » 我的小说 » 短篇小说 » 浏览内容

宿命

5264 0 发表评论

(这是宿命,无法改变的宿命,人就是这样,生来就是如此,很多事情是不得已的,注定的在怎么改变也是宿命,有人说我命由我不由天,可是到最后还是被老天无情多去生命,虽说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活法则,我没有理由或者说是我没有资格去反驳,于是就有了这篇小小说,没有什么,只是最初的反则!)

天灰蒙蒙的一片,远远望去,仿佛就要压下来一样。
这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了,雨也没有下,风也没有刮,雪似乎也没有踪影。这样的天气显得格外的压抑,呼吸不同,空气不畅。
不远之处有一座青山,山峦起伏,并不巍峨,与几个山村相邻,只有几只鸟儿啼鸣,回声不断,越显幽静。
朦胧的天气,山地间素淡朦胧,像是有一层薄烟缭绕。其中一座矮山,草木不丰,奇石兀立,只有几株古树伸展枝杈向天,并无几片叶子,老干苍劲如虬龙。
在其中的一棵老树之下有一个青年盘立而坐,闭目吐纳,呼吸有序,偶尔吐出一些污浊的气流。他一身轻装朴素,眉目清秀,微长的黑发,无风晃动。
秦天,是一个名扬江湖的侠客之后,自幼就开始习武,今年已有二十五岁。他每天都会在这座深山之中修行一段时辰,只因为这座山中的灵气比外面要浓厚的多,这也是秦天小时上山来玩而发现的。除了吃饭,教村里的小孩读书识字之外,秦天基本都会在这里度过。
“呼!”
秦天睁开眼睛站了起来,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锐利,显然,秦天在这里打坐使其修为又有了提高。
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!”秦天自言自语道,随后又是信手招起地上的枯叶,随手朝前方一扔,如同飞镖一般直射前方,“嗡!”只见那片枯树叶直直的插在了一颗老古树上面,使得那颗老古树全身都一震,紧接着就突兀的炸开了。如此诡异的一击。
秦天面无表情看着那棵树炸开,却没有任何的惊奇,显然他早就料到了自己的一击所带来的效果。之后秦天便是如同幽灵一般,消失在了原地,接着就出现在了一里之外的地方。瞬闪。如果有人见到顿会大吃一惊,这不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瞬闪吗?可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外人。
经过了几次的瞬闪,秦天回到了村里。横洲村依山傍水,平日间鸡犬相闻,发黄垂髫,怡然自乐,如世外桃源一般。
“秦天哥哥回来了……”
“秦天哥哥回来啦。”
……
当秦天回到村里面的时候,顿时有一群小孩跑了上来围着秦天嬉闹。
“秦天哥哥,什么时候教我新的知识啊,你说的那片文章我已经背下来了。”
“秦天哥哥,教我武功吧,我能扎马步一个时辰不倒了。”
“是啊,秦天哥哥,教我们吧。”
“啊啊啊,在摇哥哥,哥哥就要挠你们痒痒了。”秦天看到这么一群天真的孩子,也是打心底的开心,于是伸出双手假装恶魔的样子逗逗孩子们玩玩。
“啊,快跑啊,恶魔哥哥来拉。。”
“天哥,你回来了?”此时村东面走来了一个女孩,女孩只有二十一、二岁的样子,无双容颜上那灵动的双眼,长长的睫毛,挺直的秀鼻,红润的小嘴,使她看起来美的像精灵,纯洁的像天使。
女孩名叫做梁雪,和秦天在一起有五年了。
“雪儿!”秦天看到了梁雪,顿时也露出一个很幸福的微笑,轻轻的将梁雪抱在了自己的怀中,思绪却回到了当初和梁雪相遇的那一幕。
时光流转,那一年秦天也在十九岁,父亲是一代大侠,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却遭人暗杀,就在父亲临死前,给我秦天一封信,当时的秦天虽有武功,但是面对突如起来的的血腥,当时就懵了,突如其来的灾难,让秦天变成了孤儿,心情无比的低落。秦天自幼丧母,都是父亲一手将他养大,而今父亲死去,秦天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一就是查清父亲被杀害的原因,为父报仇。
空有一身的武功,却在面对灾难的到来空无用处,秦天决定要出去锻炼自己,在父亲的保护下平静生活的十九年,如果没有真正的经历血雨腥风,秦天是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的,更何况要去为父亲报仇。
为什么当时那人杀父亲的时候,父亲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决?为什么他们只是杀了父亲一个人,而放过了我?还有父亲为什么临死前给了我一封信?秦天带着无数的遗憾和疑问出发了。
有的人可能很普通,一辈子平庸而过,有的人可能会很不凡,伴随不凡人生而终。这两类人不管平庸还是不凡,对于他们来说,生活总是没有太大的波澜,平庸的人早已麻木于平庸,不凡的人早已习惯于不凡,生活始终沿着不变的轨道前进。
如果生来平庸,就这样庸庸碌碌生活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但人世间的事情总是那样复杂,许多事当事人根本无法做主,许许多多“莫名”、“阴差阳错”的事情发生在人们身上,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边。
本来就是父亲的羽翼之下长大的秦天,本来前途也算光明,从小就拥有父亲的威望,拥有父亲的善心。
但世事总是难以意料,一个人的命运往往在一瞬间会发生转变。当一个高高在上的人,突然间从五彩缤纷的云端跌落而下,他心中的失落感可想而知。对于上苍来说这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操作失误,但对于一个少年得志、意气风发的少年来说,这可能是最为悲惨的事情。
习惯于光环缭绕、美词于前,巨大的落差令他几乎有了轻生的想法。在此后的一年当中他整日浑浑噩噩,感觉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。
当他意识消沉的时候,他遇见了梁雪
相逢是一种缘分,离别后不断相逢,便是奇缘。
雁荡山素有“海上名山”,“寰中绝胜”之美誉,被称为华夏国东南第一山。雁荡山因“岗顶有湖,芦苇丛生,结草为荡,秋雁宿之”而得名。
秦天走访名山古迹,本无游玩之情,不过是为排解心中郁闷而已。半年之后他来到了雁荡山,这里的美景令他心旷神怡,使他不由自主多徘徊了十几日。
这里景色优美,风景无数,众多诡形殊状的峰嶂洞瀑,错落分布于群山之内,曾有人叹道:“欲穷雁荡之胜,非飞仙不能!”
在这十几日间,秦天流连于各个风景绝佳之地,在这期间他总是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女孩,不过每次只是看到那美丽之极的背影而已。
在这风景秀绝的名山,看到游览之人毫不为奇,但巧的是那个女孩观赏风景的路线似乎与秦天相同,只不过一前一后而已。
秦天有几次都忍不住想上前去和那个女孩打个招呼,但几次又忍了下来。萍水相逢,贸然上前似乎有些唐突。再者,以他此时心境不愿和人多作交谈,完全是一副堕落的心态。
在第七次看到女孩的背影时,前方的女孩停了下来,展现在秦天眼前的是一副绝美的容颜,不沾染丝毫尘世气息,宛若谪落的仙子一般。
白衣飘飘,秀发轻扬,一双灵动的美目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无双的容颜上带着一丝不快之色。
“坏人,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。”少女生气的样子很可爱,竟然如同孩童一般嘟起了小嘴。但这并非做作之态,从那清亮的眼神可以看出,这完全出于自然。
一个人的双眼是他心灵的窗口,女孩的双眼如清泉一样清澈,如星辰一样明亮,那纯净的眼神预示着这是一个非常纯真的少女。
面对那美丽无双的容颜,秦天感觉有一丝震撼,如此国色天香在这深山之中宛若精灵、仙子一般。
“为什么不说是你无缘无故总在我眼前晃?”
“坏人,不要为自己找借口。我不要你跟着我,这里有两条道路,通向相反的方向,我们一人走一条。”
前方是一个岔道口,女孩当先向一条道路走去。秦天笑了笑,走向了另一条道路。
两人相背而去。
秦天回头看了一眼,而后大步向前走去。那绝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,似乎还保留着年幼时的纯真,不然也不会把一个“跟踪”她七、八天的人仅仅称为“坏人”。
这样清丽脱俗的少女似乎不属于尘世,纯纯的话语,天真的行为,似乎根本不谙世事。
秦天甩了甩头,继续游览雁荡山奇景。
他本以为就此和女孩错过,巧相逢的事将成为一段还算不错的回忆。但有时人真的要相信缘分,五天之后两人竟然再次相遇。
两人都有些惊讶,女孩好奇的问道:“为何这么巧,我怎么又碰到了你?”
“是啊,真的很巧。”
女孩认真的想了想,道:“坏人,你是不是在故意跟踪我?”
“当两个人走的道路不相同,现在我们又是从相反的方向而来,是相逢,而不是跟踪。”
女孩偏头想了想,道:“还真是这样哦,不过我爹说在这个世上不能相信任何人,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绕到前边去的。”
女孩肌肤似雪,在这景色秀佳之处,真如瑶池仙子一般。但她此时一脸认真的模样,却显示出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,天真的话语一下子将秦天逗乐了。
“呵呵,你爹说不要相信任何人,那你相信你爹的话吗?”
“当然相信,我只相信爹的话,不过爹不在了……”女孩绝美的容颜现出淡淡的忧伤,话语也越来越低。
秦天心中已经猜出了大概,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没有父亲的人了,轻声道:”除了你爹外,你没有别的亲人吗?”
“没有…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“其实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。”
女孩似乎很快摆脱了刚才那淡淡的忧伤,她认真的看着秦天,道:”我也觉得你不像坏人,不过和我没关系,我要走了。”
“等一等,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在尔虞我诈的江湖,能够碰到这样一个保持稚子之心的纯真少女,秦天真的感觉很意外,最后忍不住问起她的名字。
少女眨了眨一双灵动的大眼,认真的道:“我不想告诉陌生人。”
“那好,在路上小心一些,你爹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,真的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。”秦天有些担心,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孩很容易受骗,受到伤害。
“谢谢你,不过我不会走进城镇,我爹说的对,那里的人都很坏,我只去有山有水的地方。”
这些话证实了秦天的猜想,女孩常年生活在大山中,根本没有接触过外界的社会,这样的环境才能够令她保持着那分纯真。
看着女孩轻盈的向前走去,秦天挥了挥手,道:“路上小心,希望我们还能够相见。”
女孩回眸道:“天下很大,我们肯定不会再相见了。”接着她又像个孩子一般俏皮的笑了起来,道:“如果我们还能够相见,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。”
看着那淡然出尘的背影,秦天笑了笑,刚才女孩那些毫无心机的话语似乎令他烦闷的心情开朗了许多。

第二天秦天也离开了雁荡山,他一路南下,欣赏到了大草原的民俗风情;看到了南衡山脉中的古怪部落;最后在如仙境一般的昆仑流连数日后开始回返。
近一年,他走访了无数名山大川,他似乎真的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包袱,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消沉。低落的心情消失了,秦天又想起了雁荡山上的那个女孩。他想回去看看。
第二次走进雁荡山,他再次被这里的奇景深深吸引了。
悬崖叠嶂,耸峙嵯峨;茂林幽谷,曲折迂回;飞瀑流泉,碧潭清涧。
他在一道瀑布前站立良久后,沿着河岸向下走去。下游,湍急的河水渐渐平缓下来,两岸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阵阵清香,这种自然的芬芳令秦天深深陶醉。
就在他心旷神怡之际,蓦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一个如精灵、似仙子般的女孩正赤着脚在河边蹚水,光洁如玉的小脚丫泛着惑人的光泽。正是三个月前,那个纯真无比,在雁荡山与秦天数次相逢的女孩。
女孩似乎刚刚自河水中出浴,略湿的头发上带有点点水滴,清丽脱俗的容颜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
看到有人自上游走来,女孩急忙逃出河水,快速穿上了鞋子。当她细看之下,认出秦天时,惊讶的张大了嘴巴:“是你……”
“呵呵,是我。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?”
女孩有些不好意思,脸色微红,道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“路过雁荡山,忍不住再次进来游览一番。”
“啊,原来是这个样子,和我一样哦。”
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女孩灿烂的笑了起来,道:“我叫梁雪。”
请支持我。幻世成龙。QQ1030233362

女孩那甜甜的笑容,轻柔的话语令秦天有一股心痛的感觉,比起自己要可怜的多。
一个小女孩,自小和爹在深山中长大,没有玩伴,没有朋友,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爹,然而爹又已经离去了……
“我叫秦天,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。”
“朋友?”女孩的笑容不见了,声音低低的道:“我从来没有过朋友,爹不在了,只剩下我自己了……”
“如果你愿意,我们以后就是朋友。”他有一股保护这个女孩一生一世的冲动,女孩的身世太可怜了,秦天对她充满了怜惜。
“呵呵,好啊,我终于有朋友了。”梁雪很快摆脱了悲伤的情绪。
但她越是这样,秦天越觉得有一股心酸的感觉。
他走过去,轻轻将她拥入怀中,怜爱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道:“以后我会把你当作亲妹妹一般来照顾,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梁雪有些慌乱,轻轻一挣,一股大力立刻向秦天涌去,将他推出去足有半丈距离。秦天暗暗惊骇,这个女孩的体内竟然隐藏着一股超强恐怖的内力,这是怎么回事?他爹是什么人?
梁雪认真的道:“对不起,爹说过,不能让男人碰我。”
秦天笑道:“傻瓜,你没有明白你爹的话,有些男人的确很坏,但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那样。跟我一起离开大山吧,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让你看看人与人之间是怎样相处的。”
“我不去,你也别去好吗?我们刚成为朋友,我不想立刻又失去你。”
“为什么?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你会明白很多事情的。”
“我有些怕,爹说外面的人很坏,要我只呆在山中,远离城镇。”
秦天明白,女孩的爹知道她心性单纯,怕她吃亏,才这样告戒她。虽然这种保护非常不可取,但还是能够看出女孩的爹对她的关爱。
“有我保护你,没有人能够伤害你。”
“可是……我还是有些害怕,爹说外面的人吃人不吐骨头。”
“人与人之间虽然经常发生一些丑恶的事情,但并不都如你爹说的那样,到了外面你就知道了。”
“真的吗?可是……我觉得呆在大山中很好啊,干吗非要出去?”
“山中虽然风景优美,少了尘世的喧嚣,但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,一个人若是游离于整个人类社会之外,他的人生是不完美的,少了很多的乐趣。”
“真的吗?你没有骗我吧?”梁雪显然已经意动,她心中所想皆挂在脸上,不像常人那样隐藏在心里。
“真的,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城镇生活,保你会喜欢,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。”
“好吧,让我想一想,我们先在雁荡山呆上几天。”梁雪从没有走进过城镇,日常所需都是在一些偏僻的小山村换取的,突然要走进城镇,和许多人生活在一起,她着实有些恐慌。
“不要怕,我说过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几天后,在秦天的劝说下,梁雪终于和他一起走出了大山。
而横洲村也是秦天和梁雪下山遇见的第一个村庄,正好秦天和梁雪都没有家,于是他们就在这里安居了下来,偶尔也带着梁雪去城镇里面转转,不过梁雪似乎并不喜欢,她只想和这些淳朴的村民待着这小村庄里面。
五年了,秦天和梁雪一起生活五年了。两个人的感情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明白的,似兄妹,更似情侣。
秦天和梁雪回到房间,又开始的卿卿我我,突然梁雪停止了嬉闹,一脸严肃的看着秦天。
看着梁雪一脸严肃的样子,秦天觉得奇怪,道:“梁雪你在想什么?怎么了?”
“哦,没什么,只是想到了一些问题,想到了我爹。” 梁雪的心性虽然已不似两年前那样单纯,但很多的事情她还是不会藏在心底,一切都写在了脸上。
“傻瓜。”秦天轻轻抚摸着梁雪的青丝发。
“雪儿你脸色不太好看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“不……不要!天哥别离开我,坐在我的身边。”
“雪儿你到底怎么了?”
“我……我也些冷,你坐在我身边好不好?”
秦天闻言就坐在她的边没有起身。
“天哥要是有人想杀我,你……会救我吗?”
“傻丫头怎么竟说傻话啊,如果有人想伤害你,除非他踏着我的尸体过去。”
梁雪开心的笑了起来,脸上满是幸福之色,道:“我就知道在这个世上天哥对我最好,如果你有危险,我拼去自己的性命也要让你活下去……”
看着梁雪那纯真的笑容,秦天心中满是暖意,急忙打断她的话,道:“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,我只要你天天开心就好。”
“天天开心……”梁雪一阵失神,道:“这五年我已经很开心了,天天和你在一起,我感觉真的很快乐。如果……如果有一天……我突然离开你,你……会想我吗?”
“会,我会很心痛的想你。所以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,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。”
“如果我离开你很久很久,过去好多年后,你……还会想起我吗?”
“傻瓜,就是下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你,我说过决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听到这句话,梁雪眼角有些湿润,道:“几十年过去后,当你老去的时候,如果你能够想起年轻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个女孩叫梁雪,我……会很高兴的。”
秦天发现了梁雪的异常,轻抚着她如玉的脸颊,柔声道:“不要胡思乱想,听了你这些话,我心里忽然很发慌。我们永远都在一起,我生生世世都会把你记在心里。”
“不,我只要你心里有我一点点位置就好,不要忘记我就好。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,你不要总是想我,我要你好好的活下去……”
“不要说傻话……”
梁雪用手指封住了他的嘴,有些伤感,道:“当你老去的时候,还能够想起一个叫梁雪的女孩……”
正在这时,房门“轰”的一声碎裂了,整个村子都在震动,一个黑衣人披头散发、双眼血红,一步踏进了村子。
秦天第一个起身,瞬间到了外面,眉头不停的抖动,几乎全身都在抖动。他永远忘不了这个身影,那一次冲了他家,杀害了他的父亲。而此时秦天忽然想起了当初父亲给他的一封信。信中说:“你二十五岁生日那年,会有一次大劫,你要好好的隐居活下去,不要想着给父亲报仇。”
当初秦天看到信的内容还以为是父亲恐吓他的,要他好好的活下去,不要去送死。秦天也想到那个仇人的强大,又有可能是真的,父亲从来都不会欺骗他的,所以这几年秦天都在拼命的修炼,只有提升自己,才有活下去的机会。
是他!果然是他!这个人当年杀了他父亲,而今又找到了他藏身的地方。这一切就能够说明父亲的话是真的。
但是这个人是谁?当初父亲临死前笑的那么坚决,仿佛他早就知道有人要杀他一样。
“你就是秦天吧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你就会被我杀死,当然,你要有实力你就可以杀死我。”那人冷冷的看着秦天,仿佛身边的气流都被冻住了一样。“一个月之后,雁荡山一战。”那人说完转身就走。
“站住,你到底是谁?”秦天朝着那人大声喊,但是那人却没有理他。
秦天双手紧握,他承认,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这个人的对手,但是真的只有等死吗?
“轰”秦天爆发的自身的实力,突然底下冲出来一把宝剑。这是他父亲的宝剑,当初他出来之后就一直带着在身上,以至于隐居此地而埋在底下。
宝剑出鞘,如同银龙出山。秦天追了下去。
雁荡山。
“哼,看来你小子想提前去见你父亲了,竟然追我到了雁荡山。”那人忽然停了下来,转身面对着秦天追逐来的方向。
“说,你到底是谁?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?现在还要来杀我?我和你有什么仇恨?”秦天愤怒之极而后又冷静了下来。
那人也不在解释什么了,顿时看着秦天就是一拳。
秦天看着那人那无匹的拳风袭来,他急忙闪向一旁,而后运集体内狂乱冲撞的巨大力量抵挡来不及躲开的部分掌风。一丝鲜血从秦天的口中流了出来。
“还不错,竟然能够接我一拳,这说明你这些年确实在努力,不过也没有用的,你还是要死。”
“哼,拼死也要杀了你。”秦天说着就在蓄势,全身的实力涌出,想一剑觉死战。
“哦,你竟然也学到了你父亲的绝招,哈哈,没有用的。”
秦天蓄势完成,紧握手中的宝剑向那人冲去。
毕竟是实力上的差距,秦天虽有强大的攻势,但是还是没有伤到那个人,甚至没有靠近他。
那个人看到秦天的袭来,并没有什么大动作,只是轻轻的一拳,看上去并没有威力的一拳,顿时将秦天轰到老远。
秦天受到了那个人的一拳,顿时重伤,甚至没有了再战的能力。他倒下之后,又用他父亲的宝剑撑住了自己的身子,保持着自己不再倒下去。
“哈哈,有骨气,不过没有用,所以你去死吧。”拳力再一次向着秦天袭来。
“不要!!”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。是梁雪。
听到梁雪的声音,秦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,再一次的避开了那拳力的杀机。
而此时梁雪也冲了上来,就站在那个人和秦天之间。
“爹,回头吧,不要在杀人了。”梁雪带着哭腔对这那个人说道。秦天顿时就懵了,“爹”她叫他“爹”,她是梁雪,我的雪儿,她叫他爹。想着胸口又一痛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“啊。”梁雪听到秦天的声音,马上回头看到喷血的秦天,立马跑到秦天的身边,身上掏出了一粒药丸,给秦天服了下去。
“为什么?”秦天吞下了药丸,顿时觉得好多了。但还是眼红着问梁雪。但是梁雪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。
“哼,好恩爱啊,我不是你爹,你爹早就死了。快让开,不然连你一块杀。”那个人好像已经没有情了,他是一个绝情的人。
“对,你不是我爹,我爹早就死了,梁寒生,我要杀了你,以绝天下之灾。”
请支持我。幻世成龙。QQ1030233362

“轰。”梁雪竟然解开了自己体内的封印。顿时气势大增,甚至超过了那个人梁寒生。但是梁雪的身体也在轻轻的颤抖,身上的血流了出来,染红了衣衫。她的身体还承受不了她体内封印的力量。
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过后,两大绝代高手之间的惊世大战爆发了。或者不能说成两个绝代高手,应该说是两种绝世的力量爆发了。
一紫、一金两团光芒自空中爆发而出,这是两人强势第一击,巨大的能量波动令整片天地仿佛都震荡了起来。
空中剑气纵横激荡,横扫四方,一紫、一金两道人影不断冲撞。整片山脉被两人肆虐的不成样子,林木尽毁,山峰削顶,谷地填平……但是唯有秦天身边的一块地方完好无损,现在是梁雪的力量在控制。
“啊。”梁雪解开了身体的最后一道封印。一拳轰在了梁寒生的头上。梁寒生顿时挫败,精神失常掉下了悬崖。
而梁雪也因为体内的力量太大,身体流血不止。她也从空中落了下来。
秦天看着是目瞪口呆,他没有想到梁雪的力量是如此恐怖。但是当他看到梁雪将梁寒生轰下山崖的时候,却看到了梁雪全神是血的快落到了地上,他忍着身上的痛,瞬闪到梁雪的身边,不顾鲜血接住梁雪。
“雪儿!!”秦天看着如同花儿一般凋零落下的梁雪,他目龇欲裂。
洁白的衣裙满是鲜血,凄艳的红,触目惊心,但那苍白的绝美容颜,却带着欣慰的笑容。
秦天的双眼在滴血,他抱住了自空中落下的柔弱娇躯,一滴一滴血泪滚落而下。此刻梁雪的瘦弱躯体仿佛重若泰山,压的他跪倒在地。秦天了解她的一切,在这一刻他肝胆欲裂。他终于明白了梁雪刚才为何神情异样,她早已得知这种宿命,她刚才竟然是在诀别……
“雪儿你怎么样了……你不要死啊……本来该死的人应该是我啊!”
梁雪艰难的张了张嘴,咳出一大口鲜血。秦天急忙将真气向她体内输送去,但却发现她的经脉早已断裂,真气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她体内乱窜。
“雪儿……”秦天已经咬烂了双唇,他的心在滴血。
“天哥……不要难过,还记得刚才我们……在房间说的话吗?”
“记得……”
“你说过……如果有人想杀我,除非……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,我听了好……感动。从小到大……我只有爹一个亲人……但是他却……杀人成性……抛弃了我……我没有母亲……没有玩伴……没有朋友,好孤单!自从遇见你……我好快乐,村里人待我如……亲生女儿一般,我好幸福,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……家。你……是我最亲……最亲的人,我已经没有了亲人了,我……不能再失去……你。我宁愿自己……死,也要你好好……活下去,咳……”梁雪又开始大口大口吐血。
“雪儿……不要说了,你不会死……”那断断续续的话语,令秦天心如刀绞,血泪模糊了他的双眼。
“天哥你……受伤了吗?你的眼睛……为何流血?”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总是想着我,到现在……还担心我……梁雪我不要你死去!”秦天紧紧的将梁雪抱在胸前放声大哭起来。
他已经几年未曾落泪,此情此景令他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“天哥……不要哭,男儿有泪……不轻弹。”
“雪儿……我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,我不要你替我去死……”秦天大声的哭道。
“这两年……我真的很快乐,是你将我带出了大山,让我认识了……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我是不是……很傻?经常……闹出笑话,什么……也不懂,是你耐心的帮我讲解,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……我都感觉很快乐,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……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……看日出,一起……看日落,平平淡淡……生活……”
”雪儿你不要说了……”秦天感觉胸中难受无比,他忍不住张嘴吐了一口鲜血。
只是这时梁雪目光渐渐涣散,她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,只能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身上。
“天哥……你怎么了?”
“我没事……”
“哦”梁雪的意识渐渐模糊,她喃喃道:“当你……老去的时候,还能够想起……一个叫梁雪的女孩……”声音嘎然而止。
“雪儿……我不要你死去……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……”秦天像疯了一般大叫着。
然而梁雪却已闭上了双眼,身体越来越冷。
“是你……”
“呵呵,是我。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?”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“路过雁荡山,忍不住再次进来游览一番。”
“啊,原来是这个样子,和我一样哦。”
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“我叫梁雪。”
微弱的话语,似还在院中飘荡。
“你说过……如果有人想杀我,除非……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,我听了好……感动。从小到大……我只有爹一个亲人……但是他却……杀人成性……抛弃了我……我没有母亲……没有玩伴……没有朋友,好孤单!自从遇见你……我好快乐,村里人待我如……亲生女儿一般,我好幸福,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……家。你……是我最亲……最亲的人,我已经没有了亲人了,我……不能再失去……你。我宁愿自己……死,也要你好好……活下去。”
“这两年……我真的很快乐,是你将我带出了大山,让我认识了……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我是不是……很傻?经常……闹出笑话,什么……也不懂,是你耐心的帮我讲解,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……我都感觉很快乐,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……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……看日出,一起……看日落,平平淡淡……生活……”
最后,在秦天耳边,梁雪弥留时未来的及说完的话语在不断回荡:“当你……老去的时候,还能够想起……一个叫梁雪的女孩……”
“雪儿……我不要你死去……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……”秦天像疯了一般大叫着:“为什么?!贼老天你为何要这样残酷?!还我雪儿命来?!”
“命运?命运!为什么?为什么!我只想和心爱的人……平平淡淡的活下去,这一切……为什么?!”秦天声嘶力竭的悲呼着:“如果冥冥中真有主宰一切的无上存在,我诅咒你,诅咒你同样被他人掌控命运,诅咒你早晚要烟消云散!”
悲愤的诅咒如滚滚惊雷一般,在整个雁荡山上空激荡。
请支持我。幻世成龙。QQ1030233362

(完)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鲍成龙个人网站

本文链接地址: 宿命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  •   没有头像?

最新 评论 共 0 条 (RSS 2.0) 发表 评论

  1.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联系我

你在哪?

 已经离开 天了

近期评论

回到页首